中文English
您现在的位置: Home » 协会信息 » 专家观点 » 我眼中的通证经济(一):由Web3.0链游STEPN浅谈可持续性
我眼中的通证经济(一):由Web3.0链游STEPN浅谈可持续性
发表时间:2022-10-06     阅读次数:159     字体:【
前言:区块链行业中对改造世界的方式存在很多信仰,我属于通证经济一派,随着这些年行业的发展和自己的学习及探索,对通证经济的认知也在不断深化,因此决定将关于通证经济的思考写成一系列文章,便于自己时刻温习,不断修正和调整自己的认知,期待最后能完成一篇多年后还值得翻出来看一看的文章。不定期更新,可能是和朋友们某次聊天的几句话的启示,可能达成某个阶段性成果后的相关部分的总结,可能对一个行业热点的不成熟看法的衍生。这个过程感谢有你们的参与。
 
最近基于公链 Solana 的区块链游戏 STEPN,在 Web3.0、NFT 的加持下聚集了行业的目光,最关键的还是它目前的赚钱预期较高。这款游戏很简单,你注册、购买运动鞋 NFT 后,通过步行或跑步赚钱。这个游戏涉及了三种代币,公链代币 SOL (购买运动鞋 NFT 参与游戏、出租和出售运动鞋 NFT 变现),游戏代币 GST(无限供应,每天跑步可产生,用于游戏中的日常使用),激励治理代币 GMT(有限供应共 60 亿枚,运动鞋到达最高等级可以获得,除游戏使用外,最核心的是用于游戏治理,同时上线交易所进行交易)。
 
在分析 STEPN 的经济体系前,要先简单聊一下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和货币逻辑。
 
经济的核心就是交易,货币是交易的媒介,本质是度量价格的通货。在交易体系中,我们经历的过程是物物交换-以贵金属作为一般等价物交换-以金银本位纸币交换-信用货币交换。这个发展过程直接体现了经济发展的过程,早期的经济总规模直接取决于贵金属的总量,当贵金属的开采量跟不上交易规模增速时,增加的商品便会带来商品总体的贬值。同时,贵金属或金银本位的货币,也受到贵金属贮备的直接影响,于是便诞生了信用货币。当今我们使用的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,本质都是央行的负债,我们的交易行为本质是央行对我们的负债的转移,我们拥有的货币有多少价值,取决于央行资产端有什么资产。以我国举例,我国央行的主要资产是外汇,人民币的发行基础受制于别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,当今美元作为外汇主体的条件下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,即美元总量,便会影响到我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,即人民币总量。
 
在之前关于元宇宙的文章中我强调过,投资的收益源自资产自身的价值和流动性带来的上涨,现代货币体系下货币是不断贬值的,资产增值的核心是能对抗货币流动性过剩。这句话怎么理解?结合刚才针对货币的内容,继续以我国举例。人民币发行过多时,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价格上升,当人民币增速过快时,资产价格上涨的收益便会高于经济发展红利,这部分资产收益便属于庞氏收益。
 
现在让我们回到 STEPN,它的定位是边走边赚,那我们赚的到底是什么。我们将法定货币兑换成 SOL 购买运动鞋 NFT,即我们持有了运动鞋 NFT 这一资产。运动鞋 NFT 的资产收益源于和生产新的代币、出租和出售。因生产代币的属性,使得运动鞋 NFT 自身价值也具备上涨性,通过对运动鞋的升级和宝石镶嵌,从而加强代币生产能力,继而带来运动鞋 NFT 的自身价值的上涨。流动性则有两个层面,一是公链代币 SOL 的流动性,以 SOL 计价的运动鞋 NFT 必然受到 SOL 流动性的影响(在刚才的论述中,即我们购买的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,会受到美元的影响)。另一个层面则是运动鞋 NFT 自身的流动性,即源于它的使用需求,有多少玩家加入这个游戏。
 
然后是游戏系统内的双币模式,游戏代币 GST 和激励治理代币 GMT。这两个代币的每日赚取量是有上限的,但 GST 的发行量是无限的,GMT 的发行量是 60 亿枚。因此,GST 必须具备多元的消耗场景,使增发与消耗形成动态平衡。于是,便这样安排了 GST 的使用场景:升级运动鞋等级(成本指数增长)、加速升级时间(成本指数增长)、修理运动鞋(每次走路或跑步时都会产生磨损,到达 50% 以后会大幅下降代币生产效率)、合成新鞋(成本指数增长)、解锁运动鞋的宝石镶嵌位、升级宝石、运动鞋洗点。所有游戏内用于支付的 GST 都会被销毁,从流通中永久扣除。这些一是为了提高游戏的生命周期,提高玩家的留存,拉长游戏时间;二是为了防止流通中的运动鞋 NFT 的价格过快上涨。
 
激励治理代币 GMT,官方将 30% 的份额分配给游戏产出和治理奖励,游戏产出每三年减半一次,游戏内的支付如更名运动鞋和高级升级等也会销毁代币。GMT 更核心的是参与游戏治理,游戏通过对玩家交易、合成和租赁运动鞋 NFT 收取手续费产生利润,利润在扣除游戏成本后会以 DAO 的方式进行投票,决定其用于碳中和捐赠和质押分红的比例,GMT 的持有者可以质押 GMT 投票决定比例分配。同时,通过在利润池中锁定 GMT,玩家还将获得更高的投票权。目前的治理规则下,30% 和 45% 的分红投票选项会使投票者获得 GMT 奖励,而 75% 和 90% 的分红投票选项会直接销毁投票者的 GMT,这一规则也会控制 GMT 的流通量,从而维持相对健康的游戏生态。
 
而 STEPN 同现实世界的联系希望通过碳中和实现。其在官方上标明自己的使命为“激励数百万人过上更健康的生活方式,将他们连接到 Web3.0 并应对气候变化”。当前操作方式是将部分利润用于购买区块链上的碳抵消信用 NFT 加密货币,以用来应对气候变化。用户也能够在 STEPN 相关系统中捐赠自己的收入给相关的环境保护组织。STEPN 项目方表示未来也会同其他基于区块链的碳去除市场合作,直接购买碳抵消量,再补偿审核抵消量的第三方验证者。
 
截止到当前项目的发展阶段,我个人认为 STEPN 存在着如下的风险点。其一,公链 Solana 和其代币 SOL 的稳定性直接影响项目,这是任何链上项目都无法回避的问题。其二,项目的 NFT 资产收益本质源于玩家的增速;其三,项目和碳中和的关联性并非正相关,仍属于 Web3.0 的初期探索阶段。Web3.0 核心是数据信息确权、去中心化和自治理,我个人认为区块链行业只有一条脱虚入实的发展道路,因此确权的数据信息必须具有应用价值,能同现实社会产生联系。当前 STEPN 通过运动信息产生的代币及其收益,仍属于因交易虚增的庞氏收益,在碳中和中无论是它对外的捐献或直接购买的碳抵消量,实质上仍是使用庞氏收益进行的,并未增加社会总效用,并不具备可持续性。我认为真正能产生碳中和的联系性,是玩家自身用走路跑步等低碳出行方式来替代化石燃料交通工具,这一行为的数据信息直接关联了个人的碳足迹,可结合碳市场的碳足迹交易产生收益,这样便能为游戏的代币赋予真正的价值来源,而非因交易而产生。不能产生价值的数据信息,又能有何价值,更何谈去中心化和自治理的必要?
 
到了这里,也能体现出我对通证经济的可持续性的观点了:

发行的主代币(通证),或称锚定代币,具备同其他资产端的绑定;
代币体系具备调节能力;
数据信息能通过应用产生价值,能解决现实中的问题。

最后,希望以 STEPN 为代表的项目方能在完成原始积累后,真正去推动项目和社区的建设,而不是卷钱跑路。
 
上一篇:
下一篇: